1. <b id="cpqny"></b>
        <cite id="cpqny"></cite><tt id="cpqny"></tt>

            三、旅途的第二天

            作者:馬佐蘭尼奇 字數:3585 閱讀:304 更新時間:2011/01/01

            三、旅途的第二天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拉比齊和砸石工人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天剛亮,公雞就叫起來了,鵝也叫起來了,那頭母牛也把她戴著的鈴鐺搖得叮當響。邦達施則汪汪地叫,因為它找不到拉比齊。
              聲音太多了,拉比齊醒了過來。他起初覺得自己好象是在一個馬戲團的動物欄里。在一個村子里,每天早晨都會有這些聲音,但是他沒有經歷過。
              拉比齊坐了起來,穿上皮靴,爬下樓梯。他感謝馬爾訶的媽媽。她給了他一大塊面包,還加三個煮雞蛋,讓他帶在路上吃。
              拉比齊和邦達施又出發了。他們自從開始旅行以來,這是最安靜的一個早晨。
              他們步行了一陣子,感到非常高興和自由自在。不久他們就來到一個地方,那兒人們正坐著用長把榔 頭敲石頭。有的人還戴著大型護目鏡,因為他們害怕灰塵或石子碎片飛進眼里。另外一些人沒有戴這種鏡,因為他們不害怕。這些人一面干活,一面唱歌。
              拉比齊喜歡后一種人,所以在他們旁邊坐下來,參加他們唱歌。
              他們唱了一陣子以后,拉比齊就問這些砸石工人,作為一個旅行者,生活是不是很艱苦。砸石工人當然知道怎樣回答這個問題,因為他們在路上干活,看見過許多過路的旅客。
              有一個工人說:“如果一個人有結實的皮靴穿,有一雙有氣力的手,再加一個聰明的頭腦,他旅行起來就不會感到困難了!
              “沒有這些條件的人又會怎樣呢?”
              “唔,這些人也不會感到困難,因為他們到達第一個村子的時候,如果他們對旅行感到厭倦,他們可以返回家里去!
              拉比齊站起來要走。不過在走以前他們在一起大笑了一通,因為發生了這樣一件滑稽的事情:
              從什么地方忽然出現了一頭有斑點的小牛犢。它似乎不知道它要到什么地方去——小牛犢從來是不知道這些的。不過它倒想和拉比齊斗一場。它低下它的帶斑點腦袋,向他沖來。
              砸石工人都哄哄大笑起來。
              “誰有本事誰斗贏!你們的身材都差不多!”
              拉比齊也大笑起來。
              “我們的身材可能是一樣,不過我不相信我們的氣力也是一樣!
              噼——啪,啪一噼!砰——砰——砰!拉比齊用他結實的小手捶小牛,小牛用它帶斑點的腦袋頂拉比齊。
              小牛退了幾步,接著便又沖過來。
              “來,你來頂吧!”拉比齊喊。
              小牛果然又頂過來了!
              拉比齊機靈地向旁邊一閃。小牛撲了個空,從旁邊沖過去,象一個南瓜似地滾到一條溝里去了。
              拉比齊用手拍打著膝蓋,樂呵呵地大笑,只見小牛在溝里亂踢。當小牛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的時候,它就翹起了它那斑斑點點的尾巴。忽然它記起子它的媽媽,就一溜煙地跑開,找媽媽去了。拉比齊拍了拍身上的灰,說:“我有一天在鞋匠店里的日歷上讀到兩句詩,是這樣的:
              當聰明人和傻子在一起廝打,
              聰明人總是不大會害怕。

              于是他便和砸石工人告別了。他們都祝他旅途愉快,說:“你的皮靴很結實,剛才還證明了你的一雙手也很有氣力,額外還有一個聰明的頭腦!
              拉比齊又開始他的旅行了。他對砸石工人們剛才對他下的評語感到很高興。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穿黑外套的人

              天快要黑了,拉比齊還在走路。他走過了一個村子,可是拿不定主意是否要在那里過夜。他要盡量走到離開“老瞪眼”師傅遠些的地方去。因此他繼續往前走,走,走。沒有想到,一陣大風吹起來了。天空上電閃雷鳴——最初還比較遠,逐步逼近了。
              這聲音聽起來倒好象有個什么人推著一輛沉重的鐵車子從天空經過。邦達施很害怕雷聲,它盡量緊貼著主人走。
              “這沒有什么可以大驚小怪的,”拉比齊說,繼續往前走。這時又有一大片閃電劃過天空,遠方也爆發一聲炸雷。邦達施害怕得發抖,但是拉比齊說:“這也沒有什么值得大驚大怪的。咱們走吧!
              一陣暴風刮起來了。他得把頭上的帽子按住,否則就會被刮走。云塊也又黑了,黑得象夜一樣,只有閃電出現時才不是這樣——這時天空就好象發生了火災一樣。接著便是一場傾盆大雨。
              “現在我們得找個地方避一避!崩三R說,為他的那雙皮靴擔起心來。他向周圍瞧了一眼,附近沒有什么屋子和人,他所能看見的只是田野和樹木?磥硭麄儧]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了。
              總算還不錯,拉比齊和邦達施是在一起。他們是很好的一對老搭檔,他們之間不是這個能想出主意,就是那個想出了辦法,總是能彼此幫助的。
              這次是邦達施想出了辦法。在路前面不遠,它看到了一座橋。于是它便大叫,引起拉比齊對這座橋的注意。
              “老邦達施,你可是夠聰明的了!”拉比齊說,接著他們就鉆進橋底下去。
              但是當拉比齊在橋底下爬的時候,他忽然又縮回來了。誰不害怕?一個穿著黑外套和戴著一頂破帽子的人就坐在橋底下。邦達施開始對他狂吠起來,不過這次倒是拉比齊有辦法了,因為他知道,為人應該和善和有禮貌。所以他叫邦達施不要叫,而對這人說;“晚上好!
              “晚上好,”那人回答說,“你怎么到這里來的?”
              “外面的雨下得太大,我不愿意把我的皮靴弄濕!崩三R說,“邦達施和我能不能在這里避避雨?”
              “如果你愿意的話,當然可以,不過這里并不是一個太美的地方!
              呆在橋底下當然不是太美。他們站不起來,只能坐著或蹲著。
              風仍然刮得很厲害,雨象鋼做的豆粒似的打在他們上邊的橋面上,簡直象槍彈一樣。雷聲也很大,他們彼此講話都聽不見。
              他們三人就這樣蹲在橋底下,邦達施則不停地對那個人狺狺地叫。拉比齊也不喜歡那個人。如果只有邦達施和他兩個在一起,那么他們就要感到快樂得多。
              夜幕下垂了,風暴仍然在咆哮。
              “我得在這兒睡覺了!蹦侨苏f。
              拉比齊覺得他的話有道理。雨仍在傾盆似地下著,他們不可能再往前走。
              橋下有一堆干草,好象有人曾經在這里睡過。拉比齊把草鋪開,以便能和那個人睡在一起。然后他就脫下皮靴,仔細地把它們擦干凈,放在自己的身邊。他把袋子枕在頭底下,便躺下了。
              那人把外套裹在身上,也躺下了。拉比齊說:“晚安!蹦侨嘶卮鹫f:“晚安!庇谑抢三R便開始大聲做禱告。那人卻不祈禱。他翻了一個身,就打起呼來,象一頭狼。
              拉比齊感到不太舒服。他緊摟著邦達施,為了取暖,也為了舒服。
              這是他們第二天的旅行,不是太理想,但干什么總免不了麻煩嘛。不管怎樣,拉比齊可以希望天亮后再把他的皮靴穿上。懷著這樣一個希望去睡覺是很舒服的,所以他立刻就睡著了。

            • 首頁
              返回首頁
            • 欄目
              欄目
            • 設置
              設置
            • 夜間
            • 日間

            設置

            閱讀背景
            正文字體
            • 宋體
            • 黑體
            • 微軟雅黑
            • 楷體
            文字大小
            A-
            14
            A+
            頁面寬度
            • 640
            • 800
            • 960
            • 1280
            上一篇:四、旅途的第三天 下一篇:二、旅途的第一天

            小說推薦

            娇妻浪女双飞系列小说
            1. <b id="cpqny"></b>
                <cite id="cpqny"></cite><tt id="cpqny"></t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