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b id="cpqny"></b>
        <cite id="cpqny"></cite><tt id="cpqny"></tt>

            第六回 翠被露春光羞逢阿母 燕湯生雅詩戲耍檀郎

            作者:佚名 字數:3198 閱讀:95 更新時間:2016/07/03

            第六回 翠被露春光羞逢阿母 燕湯生雅詩戲耍檀郎

            卻說麗春母親陸氏,早歲寡居膝下無兒,只有麗春這個愛女,日久未見她歸寧,十分想念,便派一乘小轎,到周家將麗春接回,母女團圓,很是快樂,不科剛住兩日,碧卿便親自來接。陸氏見女兒女婿,都在青春,不肯久隔,便命麗春收拾回去,麗春撤嬌不肯答應,反將碧卿數說一頓,說得碧卿無精打采,坐在一旁,悶悶不樂,陸氏心疼女婿,便留他在家吃過晚飯,談笑一會,看看天晚。碧卿起身告辭,陸氏連忙勸阻道:“天已昏黑,路上又不好走,姑少爺一人在家,亦是冷清,今日就在我家歇宿,又指看那一房里說,那就是麗春從前的臥室,床帳都有,你今晚就同麗春在那里安歇豈不是好,碧卿聽了,滿臉堆下笑來,連聲答應,麗春還要倔強,陸氏笑說,我家又無多人,我把女婿當兒子看待,有什么要緊,我兒不要這樣嘔我了,說得麗春也哈哈一笑說道:“我不知他前生怎樣修來,遇到你這樣的好岳母,事事被他占便宜,陸氏聽了,也不由得笑了起來,坐談許久,已是初更時分, 陸氏忙催他二人過去安寢,麗春還是撒嬌地站在陸氏身邊,硬說要與母親同床,經不得陸氏一再勸說,親自把他推入隔壁房里,碧卿也跟著過去,兩人歡歡喜喜的親熱在一處。陸氏在這邊,坐了一會,也要卸妝就寢,忽地聽見隔壁房里床板擂功,響個不住,又聽見他女兒氣喘吁吁的嬌聲同碧卿講話,便知道二人正在行房,忍不住在門縫里一看,只見床上帳子高懸,燈光明亮,她女兒橫臥在床沿,衣服脫得猜光,一雙小腳,穿著紅緞繡鞋,胸前抹著紛紅肚兜,掩映玉膚,十分艷麗,碧卿的肉莖,約有五寸多長,在她女兒陰戶抽出抽進,猶如一條大蛇鉆洞一樣,弄得婬水亂放,漬漬有聲,女兒雙手抱住碧卿的頭項,斜送秋波,盡吐香舌,異常親熱,口里不住哼說快活,陸氏看了,退回椅上,默味其趣,羨慕不已,暗想男女交合,原要這等暢懷,才算滿意,尋常人家夫婦,不過吹燈蓋被,在黑暗里胡干一下,男女好似啞子和瞎子盲投,有何趣味,自己早年興丈夫睡覺的時候,他是如彼,從未在燈光之下,這樣玩個痛快,真是虛生一世,可見碧卿這孩子:為人聰明,不但百務通達,連這件事也不肯隨意忽略,一定要考究得極受用罷,我女兒嫁得此人,也算有福氣了,贊嘆一會兒,騷水流了一腿,悄悄睡下去。次日早晨起身,已是八九點鐘的時侯,悄悄推開房門到麗春房內取物,走到床前一看,只見兩人還抱著睡得正好,他女兒躺在外邊,下面綠緞被兒不曾蓋住,將一雙雪白小腿,露出被外,還穿看大紅睡鞋未脫,陸氏怕他受涼,輕輕替他扯好被兜蓋住,麗春被他驚醒,見母親立在面前,羞容滿面說道:“你老人家這早就起來了呀!”
               陸氏說道:“已經八九點鐘了,還算早嗎?”
               麗春便掙扎著要起來,陸氏起忙按著他說:“你起來也沒有甚么事,陪著姑少爺多睡一會罷!
               不知麗春這一動彈,早將碧卿絆醒,陽物碰著嫩肉,便怒立起來,不知陸氏在此,竟一把按住麗春說道:“我的東西又硬了,好妹妹,再來一回吧!”
               陸氏見女婿巳醒,知趣退出,躲在門外偷看了。只見碧卿赤裸裸騎在她女兒身上亂挺亂插,鐵床搖動不已,帳勾叮當作響,錦被翻騰,好像一個彩球,在床上亂滾,二人口中伊伊啞啞不知喊些什么。少頃,碧卿一點也不動,伏在她女兒上面,只顧親嘴,陸氏知道巳經完事,果然一會碧卿下來,睡在一旁,還抱住她女兒不放,被她女兒一手推開,赤身坐起,搶著將襯衣穿好,披上大衣,換好鞋兜,便下床來到自己房里,還想到堂屋中去。陸氏忙上前止住道,你的衣服還沒穿好,受了風不是頑的,你們小孩子不知輕重,才做過這事,那能夠披衣服就亂胞呢,麗春被她說得羞紅了臉,就將話題叉開說道:“母親你替我整整頭發吧!不知陸氏一看他都蓬頭散發,又發了話,她一邊整著一邊口里咕濃道:“你們年輕的人,只顧貪玩,昨夜還是好好的發兜,今日便亂得這個樣子,單整整那里行,除非重梳不可!丙惔汉叩牡溃骸爸挥袀母親,凈說定些不好聽的話!
               說著仍跑回自己房間。此時碧卿已醒,麗春向他說道:“今早母親還在旁道,你就那樣說,門又未關,我們做那事時,怕不都被她看見了,碧卿裝傻道:“那要怎樣辦好呢?她知道了豈不是要罵我嗎?”
               麗春笑道:“你這傻子,女婿同女兒干事,母親那會生氣!
               碧卿道:“為阿人家女子被外人調笑一兩句,她母親就要罵得狗血噴頭,一到女婿頭上,便眼看女子被他奸婬,還不敢作聲呢?”
               麗春聽了大笑道:“該死的東西,這樣嚼舌,看我不去告訴母親打你耳光!
               碧卿也笑了,二人梳洗已罷,手拉手走到陸氏房中,坐談一會。陸氏看得女婿,甚是疼愛,又見他精神有些疲倦,知他昨夜勞苦過甚,便叫仆婦將弄好的燕窩湯,端上來給他喝,麗春撤嬌撤癡道:“母親只疼女婿,便忘了女兒,怎么不給我喝呢呢?”
               陸氏笑道:“我兒莫急,那不是來了么,果然仆婦一樣的送上三盅忠,她才不言語了,看了看,又吵看她盅里太少,帶笑用茶匙硬吧碧卿盎中的都搶過來,又不肯便喝,拿看茶匙,慢慢抓看嘴兒,斜看眼兒向碧卿道:“你羨不羨,陸氏見他們夫婦調笑,知趣得很,就自已喝完了,走出房外。陸氏在門縫,只見她女兒早已嬌捏捏的跑到碧卿身邊,摟看頸兒,親了幾個嘴道:“我是同你好頑的,心肝哥哥,昨夜受了累的,要補一補才好,我怎忍搶你的呢?”
               便拿起匙子,喂入碧卿口中,碧卿道:“你也一樣傷過身,也要補補,她女兒道:“我睡在底下,又沒有用力,受甚么累,況且你那東西里的白漿比人參湯還好,我肚子里還喝少了嗎?你不見我自從嫁你之后,身子胖了許多,都是這東西補得利害哩!”
               喂了幾口,碧卿不喝。麗春便自己把湯含在口中,然后把那香唇緊貼在碧卿嘴上慢慢度入,一直將燕湯哺完,還坐在他身上不肯下來,碧卿也緊緊抱摟,不住的親嘴餅舌,又握起一對小腳,細細把玩,后來漸玩漸上,一手伸入褲腳里,在那妙處,摸弄挑撥,惹得她腰款擺,杏眼也斜,口里只低喚道:“親達達,快莫這樣,我怕癢哩!陸氏看至此際,一陣面紅耳熱,下面那多年不曾用過的陰戶,也流出許多清水,把褲兒濕了一大塊,忙忙走開,換好中衣,再也不敢看了。

            • 首頁
              返回首頁
            • 欄目
              欄目
            • 設置
              設置
            • 夜間
            • 日間

            設置

            閱讀背景
            正文字體
            • 宋體
            • 黑體
            • 微軟雅黑
            • 楷體
            文字大小
            A-
            14
            A+
            頁面寬度
            • 640
            • 800
            • 960
            • 1280
            上一篇:第五回 倒澆臘騎馬入宮門 反插花取火隔山嶺 下一篇:第七回 聽新房重溫舊風味 扒紙窗飽看活春宮

            小說推薦

            娇妻浪女双飞系列小说
            1. <b id="cpqny"></b>
                <cite id="cpqny"></cite><tt id="cpqny"></tt>